云何_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出国二三事

从8.13抵达北卡到现在,已经快一周了。

教堂山是个很好的地方,风景秀丽,气候温和。

住的地方也挺好,小区干净安静,房间阳台外有株紫薇花树。风一吹便是洋洋洒洒地落在阳台上,满地粉红,还挺风雅。

就是偶尔还是会有些消极和丧,老毛病了,改起来有些困难。

说起来,人生在世不过就是“看开”二字,追求十全十美只是在给自己找不自在而已。

有钱有成就的人羡慕有闲的人,有闲的人羡慕有钱有成就的。

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比你强,也都会有人比你弱。

说起来,那些限定词“优秀”、“糟糕”、“人才”都只是普通的描述词而已。自己过的怎么样,和这些是没有关系的。

能做的只是做好自己而已。

2018-08-20

凛若秋霜,江晚渔樵

关于这篇小说,其实一直没有想好题目,只好用了个不怎么像样的“神仙债”。

故事剧情的设定是,百年前青霜君救下巫族后代贺凛。贺凛人冷心黑,对青霜君不屑一顾。青霜君辛辛苦苦刷好感,好不容易刷满了,却为了保护贺凛被魔界天庭联手逼死了。

青霜君死后,贺凛在凡间隐姓埋名,将青霜君魂魄攒齐放入轮回,然后收其为徒。


贺凛,“凛”字取凛若秋霜之意。设定上是一个温润如玉但却心黑无比的美男子。

贺凛是巫族世子,命格邪煞,从小被族人当做怪物培养,当做对天庭谋反的道具。少年贺凛生命中没有温情,只有杀戮和输赢,当权的人将他当做趁手的道具,子民将他当做喜怒无常的疯子。直到他遇到了青霜君。

巫族勾结魔界相君意图...

2018-07-19

神仙债(六)

第6章  破境

贺凛早就猜到老板娘不是一般人,只是没有想到她居然是三界中销声匿迹的魔。

自方才在瀑布边看到那支泛着红光的短箭起,贺凛便一直有些心神不宁。百年前江晚樵成魔魂飞魄散的那一幕不断的在他心中重演,像一块巨石沉甸甸的压在他胸口,让他喘不过气。

这一百年中,他隔三差五就会梦见江晚樵,少年的江晚樵,成仙的江晚樵,成魔的江晚樵。与江晚樵共处的几百年如同走马灯一般在他的梦境中翻来覆去的重演,光怪陆离。

沉江岛永夜无光,在其中待久了难免会恍惚。贺凛有时远远望着院中的梨花树,花瓣纷洒中,他有种树下站着一道月白风清的身影的错觉,然而当他回过神时,那里空空如也,每及此时,贺凛...

2018-03-17

神仙债(五)

第5章 幻境

江晚樵站在一座宅邸前,大门半掩。门内远远地传来怒吼,夹杂着女子的啜泣声。

她轻轻推开门,门后是一方庭院,院内铺着青石板,花树罗列,一侧有回廊穿过,是一处寻常人家的宅子,这家人似乎也不太宽裕,遍地杂物,花草也无人打理,庭院中一片落败。

江晚樵绕过简陋的画壁,走到了内庭,喧闹声就是从这里传来。

内廷中七八个彪形大汉围成一圈,圈中站着两个身穿锦缎的中年男子,一高一胖。高的那个尖嘴猴腮,眼冒精光。胖的那个满脸横肉,脸上的油可以抹下来炒菜。

尖嘴猴腮的那人摸着自己的胡子,

“贺公子,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可不要让我们为难啊。”

江晚樵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他面前跪着一个...

2018-03-17

神仙债(四)

第4章 画魅

树林间幽暗无光,江晚樵一路上跌跌撞撞,差点磕掉门牙,反观贺凛却是走的四平八稳。

在不知第几次被石头绊倒后,江晚樵索性盘坐在地上,道:

“不走了,歇会。”

贺凛闻声回头,顿了顿,也走到江晚樵身边坐下了。

江晚樵揉着脚腕,道:“我朋友说那东西在鼎先湖边一处有瀑布的地方,我们绕着湖边的林子走了这么久,什么都没看见呀。”

贺凛看了她一眼,“鼎先湖绕湖至少要一整天,我们才走了不到一个时辰。”

江晚樵不说话了,将两手垫在脑后,靠在树干上老神在在的开始数星星。

贺凛不动神色的打量着她。一路走来,这老边娘少说也摔了七八个跟头,着实蠢得紧。如果说贺凛此前对这老板娘还有几分...

2018-03-10
1 / 5

© 云何_ | Powered by LOFTER